人造草坪若不过关毒性比问题塑胶跑道还厉害

浙江省温州瑞安玉海中心小学新校区5月19日被爆出多名学生出现头痛、流鼻血、反复高烧、过敏等症状,家长质疑这些症状与学校在今年初新投入使用的塑胶跑道有关。瑞安市教育局副局长黄海波向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该校新校区20日便通知正式停课,目前已将学生转移至老党校就学,“直到新校区跑道整改至家长满意,再恢复使用”。

黄海波介绍, 5月21日在家长的参与监督下,已对该校区的操场进行了取样封存,样品已送至北京作进一步检测,“大约10个工作日后出检测结果。”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今天致电玉海中心小学校长林国强询问检测报告事宜,对方未作出明确回应便挂断了电话。

监管的事情谁来办?

据浙江当地媒体早些时报道,林国强介绍,5月21日晚9点,浙江省教育厅派调研小组到学校调研校园环境空气质量问题。调研小组中,除了浙江省教育厅体卫艺处的领导及儿科、呼吸内科的两位医学专家外,还有浙江工业大学环境学院博士生导师潘志彦,“我是周六晚(21日)8点多到的瑞安,一下火车就去了学校现场,晚上已没有日照,但操场上还是能闻到一些异味”。

在了解了学校的处理措施后,潘志彦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停课体检、转移学生、重新检测样本“都较为正确”。但令他担心的是,即便找到了事后处理的方法,也挽回不了事前漏洞百出对学生造成的伤害,“去年浙江好几所学校同时出现所谓‘毒’跑道现象后,我就开始关注,从原材料来看,有的厂商即便拥有合格证,也只能代表一批受检产品合格,并非所有产品都有质量保证。同时,即使把好了出厂质量关,现场施工和验收也需要专业的督导”。

据黄海波介绍,因玉海中心小学的建设是当地旧城改造项目的一部分,建设方是市旧城办,采取的是“交钥匙工程”,“且通常采取业主监管,也就是学校为监管主体,加上监理公司参与,然后才是职能部门。”但他强调,按照正常程序,去年10月完工后他们已对塑胶材料样块进行了检验,且12月又对学校空气质量进行检测,“检测结果显示,苯、甲苯和二甲苯、甲苯二异氰酸酯等这几类化学成分限量值均符合国家标准”、“甲醛、苯、二甲苯浓度均符合《工业企业设计卫生标准》居住区大气有害物质最高容许浓度标准”,但这也没能规避最终出现的问题。

“检测结果和检测工况有关。”潘志彦进一步解释,“比如检测时正处于冬天,而随着夏天到来,温度升高,原材料里面含有的有机溶剂也会随之慢慢挥发。”如果在监管过程中有更多专业性的建议,也许能更好地保证检测结果的有效性,调研小组最终对学校给出了“重新投入使用前,再进行空气质量复检”的建议。

对于监管体系的重新规划,黄海波表示,将引入相关质量检测部门、且以职能部门为主体,“教育部门要更深地参与监管,但我们主要面临塑胶跑道施工单位的诚信问题。涉及学生体质,不能利字当头,这不是教育一家可以解决的,还要行业主管部门加强监管才行。”据知情人士透露,去年,某东部省份曾出现多起“毒”跑道事件,教育主管部门曾提及修订相关标准事宜,但请众多部门开会、讨论完后发现“这个头根本没法儿牵”。

“标准”谁能说得清?

在玉海中心小学的跑道出现问题后,引发舆论广泛关注。瑞安市开展了针对全市公办、民办学校的塑胶跑道排查,“包括从幼儿园到高中。”据黄海波介绍,参与排查的主要有环保、住建、市政园林、卫计和教育等相关部门,“没有体育部门参与”,而依据主要是“学校提供相关招投标、验收资料,以及有没有按国家检测标准《合成材料跑道面层》(GB/T 14833—2011)检测的合格报告。”

但国家建筑材料测试中心化学检验认证部部长郭中宝曾对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表示,“根据现有的国标,即便检测结果显示合格,由于检测的是特征污染物的总量,而非影响人体健康的释放量,因此‘合格’也无法说明其对人体健康有无侵害。”这与深圳市建筑科学研究院总工程师任俊的意见不谋而合,“国标是产品标准,是推荐性标准,从去年到现在各地出现的问题就能发现,光是参照产品标准根本不能达到现实的要求”。

任俊所在的深圳便是去年最早曝出“毒”跑道事件的地区之一。今年5月初,深圳市住房和建设局发布《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质量控制标准》(试行)(深建科工〔2016〕15号 ),称“为切实规范市各级各类中小学校(含幼儿园)合成材料运动场地面层设计及施工,会同市教育局组织制定新标,试行6个月”。作为这份标准的主编,任俊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专访时表示,这个标准不仅完善了郭中宝提及的“总挥发性有机化合物(TVOC)释放率”、和去年颇受家长关注“若长期接触和吸收可能影响男孩生育能力”的邻苯二甲酸脂等检测项目,更重要的是“填补了建设标准和工程标准的缺失”,且在参考欧美国家指标的同时考虑了国内的情况,“增加了气味评定”,“以防还有一些研究中没发现的东西会侵害人体健康”。

别让人造草坪重蹈覆辙

对于“未知”的风险,除了对原材料“源头”的把控、施工环节要加强监管等建议,潘志彦根据经验提出,要对塑胶跑道的使用风潮“进行遏制”,“尤其幼儿园更不建议使用,可以考虑用一些更安全的材料来代替”。

但在任俊看来,还不能因为“毒”跑道的出现,就否定塑胶跑道在美化环境和防止学生运动摔伤等方面的优点,问题的出现或与市场的突然“走俏”有关。“以前学校的运动场通常是黄土加沙子,后来引进了炉渣,有了些弹性。到了上世纪70年代,合成材料的跑道出现在国内的很多高档场合,直到这十几年才开始出现大幅上升的趋势。”任俊说的市场,先是集中在校园,2003年便有专家提出校园建设塑胶跑道“需谨慎”,但现实的脚步仍然很快,甚至对不少诉苦“经费紧张”的学校而言,没有一块红绿相间的塑胶跑道往往是“困难”的具体表现。于是,当厂商看好社会需求,管理部门对这个领域又不够了解,恰逢市场需求猛增,才造成了标准和管理走在乱象之后的情况。

“现在是控制质量的关键时刻。”任俊表示,目前在“毒”跑道中发现的有害物质都可以通过禁止使用廉价原材料等方式规避,“大部分是利益驱动下低价竞争的结果。”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目前市面上的塑胶跑道主要有三种类型:透气型、混合型和全塑型,其中全塑型跑道造价高,鲜有使用,但其他二者的市场均价都低于成本价,尤其成本相对较高的混合型差别明显,“符合国标的混合型的成本价是200元、210元/平方米,但市场价则只有130元~150元。”最关键的是,当“偏离造价”成为业内默认的竞争法则后,挤占的正是正规厂商的生存空间。

随着民众需求不断发展,公园绿道、游乐场等场所对合成材料场地的需求仍在增加。任俊发现,高速发展的时候技术不是难度,成本也能接受,瓶颈在于标准和管理,“虽然暂时没有严密的证据证明学生出现的症状就是‘毒’跑道所致,但也无法证明和跑道无关。所以希望能在全国范围内统一标准,尽可能通过规章制度去解决管理上的不足,不给偷工减料的人留机会”。

虽然在地方上出台了新标,但还有更让任俊感到担忧的情况,“现在大家都聚焦在合成材料跑道上,很少有人关注人造草坪,就危害来说,后者更明显。”任俊解释到,人造草坪主要由草皮、黑胶粒和石英砂组成,“颗粒是浮在表面上的,比合成材料跑道更容易造成直接的侵害,且通常用于球场建设,面积会大于跑道。”而现在全国校园足球正开展得如火如荼,可以预见,人造草坪也将迎来高速增长的市场前景,“要是还像合成材料跑道那样,缺乏统一标准,监管缺乏专业支撑,问题也会很严重。”任俊坦言,去年“毒”跑道事件“天热的时候都在处理,天凉了安静了一段,很多人以为没事了,没着手解决,结果天一热,问题又来了”。

屋顶的人造草坪可以当作风力发电机

摘要:关于在屋顶修建一座环保花园或者铺上太阳能电池板的想法已经存在了一段时间,但是一个国际科学家小组却想到了在建筑物顶部上种植一层“人造塑料草坪”的方法。事实上,每一个塑料叶片都是一个微型的风力涡轮机,每一阵风都能够给家庭提供用电。所谓的涡轮风力发电机采用的是立式塑料草叶,每个叶片的其中一边被涂上了纳米线,另一边则涂上了一种被称为氧化铟锡的材料。当风吹过叶片的时候,纳米线和氧化铟锡就会接触到彼此,使得电子可以从一片叶子上流到另一片叶子上,电流也就因此产生了。

这样的产生电流的方式被称为摩擦起电效应,两个不同的表面在接触之后会产生电荷(这跟静电原理是一样的)。来自中国西南交通大学和美国乔治亚理工学院科学家团队打造了这种新型的人造发电草坪。这些科学家们表示,这种风力发电的方式特别适合于风向经常变化的地区,因为在那些地区使用风车发电是不切实际的。

这个科学家团队在一个模型屋顶上对一个由 60 片塑料草叶组成的发电组进行了测试,测试的结果显示,只需要一台电风扇吹动草叶,这个发电组就能够产生足以让 60 个 LED 灯都点亮的电流。这个系统据说可以在最低 21 公里/小时的风速下工作,而它在能源效率方面的尖峰值将会出现在 100 公里/小时的风速下。

在进行数学分析的过程中,研究人员们预测,面积为 300 平方米的屋顶将产生大约 7.11 千瓦的电力,这个电力已经足够满足一个家庭的日常用电需求了。但是,如果要将这个想法变成现实的话,科学家们仍然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他们不仅需要找到一个有效的存储能量的方式,还需要找到取代氧化铟锡的材料,因为它们是有毒的,并且成本非常高。能源研究员 Fernando Galembech 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表示:“这个新型的发电概念是非常有前途的,但是它能够成为现实取决于科学家们能否找到其他更加合适的材料。”

一种有可能实现的方法是,科学家们可以把新的人造草材料和建筑物顶部的太阳能电池板结合起来,光伏电池技术会将让这两者之间实现非常良好的配合,从而诞生更加先进的电池技术。据了解,这项研究成果已经发表在了专业的《先进材料》杂志上。

 

人造草坪需求快速增长 国内企业抢占制高点

人造草发展到现在已有四十多年的历史,它最早起源于美国,上世纪90年代被引入中国。当时人造草市场一直被欧美企业所垄断。该领域的一些国际知名企业凭借着超强的技术研发能力,牢牢控制着国际人造草市场。令人惊喜的是,虽然人造草进入中国二十年,如今却有一家来自江苏淮安的中国企业已成为全球人造草市场占有率第一的企业。这意味着这家本土企业先于中国诸多体育用品品牌一步,变成了真正意义上在细分领域的海外市场具有话语权的全球化公司。

10月17日在江苏淮安举行的人造草“CGG全球伙伴论坛”上,该领域最具权威的AMI市场调研机构发布了行业相关数据,行业前10名的企业分享着市场接近50%的份额,而共创独占13%。江苏共创人造草坪有限公司总经理王强翔向记者介绍了企业的成长历程。早在2002年之前,王强翔与哥哥王强众经营教学用具生意,在与学校接触过程中,发现一些条件好的学校开始铺装了人造草坪,他们感觉这是一个极具潜力的巨大市场,于是在2002年从国外引进了第一条人造草生产线,“当时工厂只有十几名员工,但从那时起,我们就设想着,将来一定要成为FIFA的供应商。”

经过10年的不懈努力,2013年江苏共创正式成为FIFA全球优选供应商,也是全球仅有的9家FIFA推荐供应商之一。公司与法国、西班牙、澳大利亚、秘鲁、越南等国家均有贸易往来,其产品遍布70多个国家和地区。包括英超豪门切尔西在内的很多俱乐部都是江苏共创的用户。

为了提高研发创新能力,过去几年,共创与南京大学、浙江大学等国内知名高校及国际足联指定的ISA实验室进行长期合作;建立现代化的生产车间,购进全球最先进的技术设备及实验和检测装备,采用国际最先进的技术工艺,使得企业的自主研发和持续创新能力始终处于行业前沿。目前已拥有多项国家专利,其中人造草丝技术填补了国内自主研发生产人造草纤维的空白……

不久前,国务院发布了《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将全民健身上升为国家战略,旨在进一步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为实现这一目标,为全民健身提供更多的运动场地、休闲场地将成为重中之重。尤其在中国校园体育中,人造草使用率远远高于天然草坪。王强翔认为,随着国家关于体育产业利好政策的不断出台,将给人造草坪产业带来更广阔的发展空间。

下一个生命年轮,在人造草坪行业,我们还将看到什么?在“CCG全球伙伴论坛”上,我们没有找到答案。这是一个悬念,这个悬念的解答者中的一个、两个或三个,还将可能因为井喷式的市场需求和政策利好的刺激,在国内市场也许就创造出世界级企业的市值。(中国体育报 王辉)

人造草丝生产商联创草坪申请新三板挂牌上市

挖贝网讯 1月29日消息,江苏联创人造草坪股份有限公司已于近日正式申请新三板挂牌,全国股转系统披露的挂牌资料显示,联创草坪成立于2011年9月,于2015年12月完成股改,董事长蒋朝云、董事谢惠珍夫妻两人合计占股51%,为公司共同实际控制人。

挖贝新三板研究院资料显示,联创草坪2015年1-9月、2014年度、2013年度营业收入分别为6615.38万元、5087.50万元、2344.23万元;净利润分别为519.23万元、281.65万元、-53.10万元。

公告显示,联创草坪致力于各种运动、休闲用人造草丝的生产设计和人造草坪的簇绒及整理生产及销售业务。

联创草坪产品类别丰富,下游客户涉及行业广泛,公司的业务具体包括塑料草坪、地毯、塑料制品、塑料纤维的技术研究制造、加工销售和铺装服务,橡塑制品和体育用品的销售,同时还为足球场、网球场、篮球场、高尔夫球场、门球场等各种运动场及宾馆、办公楼、飞机场等各种场所提供绿色环保产品。

联创草坪本次申请挂牌上市的主办券商为申万宏源证券,法律顾问为北京市竞天公诚律师事务所上海分所,财务审计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